各位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这里是朦胧
混语C主磨罗辑欢迎勾搭,段子手,脑洞清奇,思维跳跃
最近主推全职高手,包荣兴中心,小伙伴们一起来prpr我的小男神吧ヾ(o◕∀◕)ノヾ

[包罗][莫名其妙的paro]攻略小弟的正确方法[二]

今天第二更——


5.

当天晚上罗辑就做了噩梦。

他梦见自己还在那辆公交上没有下来,那车没有按平时的路线走,而是七绕八绕绕了很多奇怪的路,什么路况都有,颠颠簸簸的很不舒服。汽车再一次停下时罗辑忍不住问还有几站能到家,司机扭过头来罗辑发现那竟然是黄毛,黄毛从驾驶座钻出来拉着他下了车,把他塞进那辆二手宝马,问他为什么要坐在殡仪馆的车上呢?

罗辑一扭头看见那辆没了司机的车竟然还在往前开,外面喷涂的字样果然是殡仪馆的,车最后一排还坐着那个…罗辑想象中被黄毛先x后杀再x再杀的女车主呢。

黄毛这个时候就摇他肩膀,说别看了别看了,我给你唱首歌怎么样?一首只要二十块钱!

罗辑在黄毛的歌声中痛苦地醒了,按掉了滚到枕头边的闹钟。

后来上班的时候他把这天晚上的经历告诉了同组的安文逸,小安推了推眼镜给他分析,第一,夜班车比起白天的车来说,乘客少,路上车流少,到站所花时间肯定要短,但每辆车回总站的时间必须是固定的,否则可能会漏拉乘客。第二,既然每站都要多等一会,开着门等显然比较省事,方便乘客随时上下。第三,我们是科研工作者,你会对这样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说明你的专业素养还有待加强。

罗辑很惭愧,但他还是觉得心里有些膈应。

这天晚上罗辑下楼的时候那班公交恰好又停在那里,不过这回不是开着门干等,一群吵吵嚷嚷的大学生正在排着队上车,大概是什么班级聚会刚刚结束。

人多些总是能壮胆,昨晚事件那强烈的违和感也无形中被冲淡了几分,于是罗辑走向站牌打算跟着排队。

刚刚走出几步却觉得周围的光线忽明忽暗闪烁几下,身后一辆大红的…认不出牌子的…十分骚包的私家车就缓缓跟了上来。

其实罗辑刚刚走过来的时候就远远看到它停在马路对面,除了颜色骚包之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哦还有…擦得特别…亮?

罗辑走几步,骚包红也跟几步,罗辑停下,骚包红也停下,罗辑排在队伍末尾,骚包红就开始鸣笛了。

罗辑:“……”我去,从车上下来的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

黄毛:“去哪儿啊?等你半天了。”

表情语气十分熟络,罗辑想这人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罗辑:“哪儿也不去!”

黄毛迷茫了:“那你挤什么公交?”

“呃……”罗辑卡壳。

黄毛继续问:“去人民医院吗?”

罗辑:“啊?不,不去!”

黄毛:“去电影院吗?”

罗辑:“……啊?”

罗辑:“大半夜的一个人去什么电影院,我有病啊……”

黄毛:“是吧!那还是得去医院啊。”

罗辑再次卡壳,去你妹!我那明明是反问句!

黄毛:“我送你吧。”

罗辑:“真的不了,我坐公交比较便宜…”

“啊?可是公交车刚刚开走了啊。”

“……!?”

罗辑被击败了。

6.

罗辑一点也不想搭这家伙的车,黄毛的一身犯罪气质让他始终觉得自己搭乘的是赃物,即使黄毛给他看了驾照和行驶证上的照片。

“这辆车是我新买的,刚上了牌照,你看颜色是不是很拉风,很能衬托我的气质?”

“嗯……”对不起,刚才一直在心里叫它骚包红的。

“嗯什么嗯?师父问你话呢。”

“你什么时候成……”罗辑反射性地说了一半才想起悟空那茬,“……不是,那是客套话你听不出来吗?”

黄毛若有所思,“是啊,我也觉得我当你师父小了点,你可以叫我老大啊。”

……我们说的是一码事么??

黄毛:“小明弟啊——”

罗辑嘴角一抽,“什么?”

黄毛:“你觉得这个称呼不好听?小明小弟?明弟?明仔?”

罗辑:“你在和我说话?”

黄毛:“是啊,你不叫王小明吗?”

罗辑觉得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事到如今也没法开口纠正他,只好含糊地应一声,心里祈祷他赶紧换个话题或者干脆闭嘴。这家伙作为一个黑车司机也太自来熟了吧?!从坐上车到现在他消停过一秒吗?

还不如上次那样全程唱歌呢,最起码不用接他的茬啊……

高强度脑力工作一整天身心俱疲,精神上还要受这样的折磨,太不人道了吧!!

当然这话罗辑是不敢说的,他打不过人家。

所以在黄毛后来管他叫小弟的时候他也没表示太强烈的反对,毕竟比明仔什么的正常多了。

车停下之后黄毛热情洋溢地拍他肩膀说不用客气有什么困难跟大哥说啊,兄弟们都喊我包子你是我小弟平时喊老大就行了,当然喊包子哥也是可以的blabla,罗辑的背都快给他拍红了。

罗辑一边无奈地哦哦哦一边想着,谁是你小弟啊,你这一脸黑帮大佬的范儿总在这开黑车多屈才啊,咱俩萍水相逢谁也不认识谁说不定明天就碰不上了呢,大哥你平时是不是就靠认小弟来招揽回头客的啊?

好不容易听这个包子说完了,罗辑从口袋里抽出二十却被他按住,“不用给了不用给了,上次没注意从你钱包里抽了三十。”

罗辑闻言一愣。难不成…就因为这个,他今天才在马路对面等的?

说不定昨天就来过了,只不过昨天自己赶公交走得早才没碰上他,所以…今天他就提前来了?

罗辑心想他说的“等了半天”搞不好是真的,这么一想心里有些歉疚。对一般人来说十块钱不算什么,多拿就多拿了,又怎么可能牺牲自己的工作时间特意还回来?

罗辑没好意思问他等了多久,踌躇一会依旧把十块钱递过去,“算上今天的…一共四十。”

包子一摆手:“不用了!”

“不行不行,那怎么好意思…”

“你是我小弟,第二趟半价。”

7.

后来罗辑在包子“你今天给我这个钱就是看不起大哥我”的流氓逻辑下终于还是妥协了,经过此事他心里对这个小混混样的黑车司机认识也改观不少。目送骚包红离去他不无遗憾地想,以后说不定真的碰不上了。

然而罗辑万万没想到这个想法给自己立下了一个大大的反向flag,从这天开始他还真特么能天天看到包荣兴,当然,每次都是在半夜。

深夜之中那一抹鲜亮的大红色真是想不注意都不行,而且在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摸清他的工作地点之后包荣兴就把泊车地点从几百米外的站牌处直接挪进研究所大门内罗辑办公楼下了,俨然是把他当做了长期客户——天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买通大门保安的。

黑车司机都是这么强行拉客的吗?他就是想坐公交车回家也得走得到公交车站啊!罗辑看着自己的钱包心有点塞,怎么想怎么觉得这段时间的班是白加了…

…反正就这么几天了,交完论文就可以按时下班了…罗辑倒在座位上看着正给他系安全带防止他跑掉的包子,无力地这么想。

然后他看着包子精神十足地发动了车子,忍不住补充一句,“你……能不能开慢点?”

包荣兴看着导航仪里的后视影像把车倒出车位,整个车身唰地转了九十度,换了档一踩油门让车子猛冲出去,问罗辑:“啊,你说什么?”

罗辑被甩得向前一栽安全带勒得胸口一紧。“我让你开慢点!!”

包子很惊讶:“你不是赶时间吗?”

罗辑:“……谁说的?”

包子把车速降下来。“不是有急事你天天大半夜往医院跑,一下班就赶过去,太敬业了!”

罗辑简直要哭了,原来你还是能正常地开车的啊…感情这之前开那么快还是为我着想吗?

罗辑告诉他自己住的小区在医院后面,从医院里面穿过可以抄个近道,包荣兴恍然大悟。

“那你不早说,跟我还客气什么?你住哪栋楼?几单元几层几号?我给你送到楼下!”

罗辑:“……”……只是送到楼下干嘛还要问几层几号?难道他想直接把我送回房间?

包子:“说啊,怕什么,我又不多收你钱。”

8.

包子在不开快车的情况下还是开得很稳的,罗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车子已经停到了小区门口,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迷迷糊糊在车上睡着了。

包子趴在方向盘上看着他,笑嘻嘻地:“醒啦小弟?正准备叫你呢,你刚没告诉我门牌号,只能停这儿了。”

“哦……哦。”罗辑刚睡醒还有点意识模糊,抹抹嘴角口水印子把眼镜扶正,懵懵懂懂地道谢掏钱下车,进了小区大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该往哪走了。

在楼与楼之间转了两圈却怎么也找不到熟悉的单元楼,罗辑惊出一身冷汗:那个黑车司机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失忆了?到这里该怎么走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连楼都这么陌生!我为什么会在自己家门口迷路…哎,等等,这好像不是我家啊!!

罗辑赶紧跑到小区门口确认,原来是附近不远的另外一个小区,而且包子的车竟然也还在。

包荣兴看到罗辑这么快返回也有些诧异,罗辑只好把事情跟他说清楚。

包子不由分说把他拉上车又送了一趟,这回是稳稳地停在了单元楼下。车停下来了还批评罗辑:“你看,早告诉我门牌号不就完了吗?”

罗辑都懒得吐槽他了,你搞错的是小区……

还好他没有脑子一抽把罗辑亲自护送回家,罗辑径自上楼进屋开了灯,拉窗帘的时候看到那辆车开始启动,然后华丽地甩了个大圈开走了。

上床睡觉之前罗辑看了看表惊异地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三点,比平时到家的时间整整晚了两个小时。

就算迷了一会路也不至于拖这么久…?罗辑躺在床上开始回忆回家路上发生了什么,却只想起自己是一路睡过去的。

那个司机故意绕路?可是他也没多收钱啊…

堵车…个鬼,大半夜的哪有什么车,路顺得跟水龙头似的…

车祸?不不不,不可能,要是这样都没醒心也太大了。

罗辑纠结了一会,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两个小时到底去哪了,想着想着犯了困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所以说罗辑,你到底在人家车上睡了多久啊。


-TBC-


评论(2)
热度(45)
  1. 扶摇。好想弄哭包荣兴啊 转载了此文字

© 好想弄哭包荣兴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