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这里是朦胧
混语C主磨罗辑欢迎勾搭,段子手,脑洞清奇,思维跳跃
最近主推全职高手,包荣兴中心,小伙伴们一起来prpr我的小男神吧ヾ(o◕∀◕)ノヾ

[包罗][莫名其妙的paro]攻略小弟的正确方法[一]

摸鱼撸了篇短文,已经在笔记本上撸完了,现在在一点一点往手机里打。所以应该不会坑…

叶包那个会更,会更的[....]

1.

“呼……”

罗辑保存了最后编辑的文档,向后仰靠让酸痛快要达到极限的颈椎得以舒展。由于上一个交工的组员拖延时间直接导致罗辑的小组所做的课题迫近deadline还有30%的进度未完成,这表示从今天开始到最后期限的一个月内他每天都要加班到这个钟点。

罗辑瞄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23:54。这个时间地铁肯定是没有了,而公交末班车是什么时候来他也不太拿得准。关掉面前的电脑,罗辑尽可能快地收拾下班准备先去看看站牌,说不定还能赶得上。

然而上气不接下气地一路小跑下楼也并没有什么卵用,最晚的公交车的到站时间明明白白写着23:30。罗辑孤零零地穿着个短袖在马路牙子上站了一会,打了两三个喷嚏,终于觉得自己这样干站着实在有点傻,大马路上别说出租车了,连个三轮车都没有。

刚刚下过雨的半夜十二点还是有那么点冷的,罗辑祸不单行地连踩两块没铺平的地砖溅了自己一身水,正当他严肃考虑要不要找个24h便利店买条毛巾被回办公室窝一宿时,终于看见一辆车。

一辆黑色BMW,看起来有点旧,在路灯发白的灯光照射下显得有点灰蒙蒙的,这会儿正静悄悄地停在马路对面的站牌前。

这个车站也算是人流量比较大的中转大站,平时下班的点常有黑车停靠在路边大张旗鼓地拉客,从二手宝马到大众桑塔纳一应俱全,样子都跟这辆差不多;至少现在,在罗辑因为睡眠不足而缺了根弦的思维里,已经把它和黑车划上了等号。

罗辑过了马路走近发现车里有人,于是带着一丝欣慰的心情试探性地敲了敲车窗,“师傅,人民医院走不走?”

里面那人却疑惑地“嗯?”了一声,落下车窗的时候罗辑意外地看到一张十分年轻的脸。

“悟空,你要搭车?”

2.

稍微扯了几句说清目的地之后罗辑坐上副驾驶,车子一启动,疲惫的精神才得到放松,这时罗辑有了些精力去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

卡通图案的椅套,若有若无的香气,车内小兔子形状的摆设,后视镜上挂着的手工布娃娃,任何人看了这些内饰都会觉得车主是个女性。

可刚才说话的明明是个男的啊!?

罗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上了个变态的车吧?可状似不经意地往左边的一瞥又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没车内灯,很多细节看不真切,但那一头黄毛,耳朵上三四个钉,胳膊上的肌肉,已经足够让罗辑心里打鼓,这时这小黄毛打着方向盘华丽地一个右转,让罗辑看清楚了他左臂上狰狞的纹身= =

绝对是上了一个流氓的车啊!!!

罗辑不敢把这句话喊出来,他只能在心里呐喊。

然而这并不影响他丰富的脑内活动,他已经从偷车联想到劫车再联想到杀人劫车,并在脑海中模拟了歹徒将美丽的女车主先奸后杀再奸再杀藏尸后备箱在抛尸途中路遇青年男子搭车后将其载至荒野杀人灭口的全部细节; ;

“你怎么不说话?这么沉默啊。”黄毛一边再次转了个华丽的大弯一边猜测,“摩羯座的?”

“啊…啊不是…”罗辑死死贴在身后椅背上决定不透露自己的任何一项个人信息。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星座。

“请问…你开车多长时间了?”

“十来分钟吧,怎么,你很着急?”

“……不,不是,我是问你驾龄。”

“哦…这个啊,时间不长。”黄毛说。

“有…一年?”

黄毛:“昨天刚拿到驾照。”

罗辑心想那你就敢把车开得跟过山车似的?!

罗辑第一百八十遍后悔自己上了这辆车,这还不如在办公室椅子上窝一宿呢,再这样开下去…还没等被杀人灭口就要被他甩出车门外了啊!

3.

然而让罗辑心惊胆战了一路的想象并没有发生,车子最终还是在黄毛一路放声高歌下抵达了目的地,最后那满打方向盘挂倒档再一个急停的高难度停车操作差点让罗辑的眼镜脱脸飞出去。罗辑握着安全带喘匀了气方才开口,“谢谢…多少钱?”

黄毛:“你想干什么?我不卖的。”

……谁要买你啊!!

罗辑虚弱地解释:“车……”

黄毛:“车?车也不卖啊,这是找我哥们借的!”

我也得买得起啊!?

罗辑:“……”

黄毛:“哦,你说搭车费,早说嘛。”

我早就想说了!!

黄毛:“随便给个一二百吧。”

还真TM黑啊!!如果给的数字不符合他的心理价位,那我是不是再也没机会从车上下来了?!

罗辑拈着钱包里仅剩的两张红票子心痛得发颤,黄毛看他慢吞吞的动作倒是不耐烦了:“怎么,嫌多?”

罗辑一惊正要开口,黄毛又说话了:“那你随便给个一二十?”

“……”罗辑被这个降价幅度搞得很囧,心里正琢磨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黄毛却十分自然地伸过手来用食指中指夹走了两张十块收好,口中催促,“你还愣着干嘛,快下车啊!”

罗辑心情复杂地打开车门往外钻,还没呼吸完一口新鲜空气就听黄毛在背后大叫:“等会等会!”

大哥你饶了我吧!!

罗辑回头,只见黄毛左掏右掏从口袋里找出一支圆珠笔,扳过他手腕龙飞凤舞地在掌心写下一串数字。“这是我手机号,常联系,常联系。”

说完还哥俩好地在他肩上拍了两下。

下车的一刻罗辑有种终于回到现实世界的感觉,他辨认了一下方位沿着人行道快步走回家,那辆BMW却跟了上来,黄毛摇下车窗远远朝他喊:“你还没告诉我你什么星座的啊——”

……爱什么星座什么星座!!罗辑假装没听见快步往前走。

黄毛见状又跟上来一截让车速放缓和罗辑并排,“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有完没完啊!

罗辑的内心是崩溃的。

“……王小明。”

4.

也许是精神绷得太紧整个人疲惫不堪,罗辑一回家就倒在床上一觉睡到了天亮。早上起来洗脸的时候手心的那串数字已经被抹得惨不忍睹无法还原,罗辑看着数字末尾斗大的包荣兴三个字。

真是个流氓名字。

罗辑想着,用手沾了肥皂用力搓掉了它。

加班第二天依旧奋斗到深夜,罗辑掐着时间提前十分钟关机收拾东西,等到冲下楼的时候刚巧看到末班车停在站牌处,前后门都敞开着。罗辑没时间多想急忙上了车,找个后排的位坐好打算先眯一会儿。

汽车无声无息地发动,罗辑昏昏沉沉闭着眼睛却不敢真的睡着,虽然到家还要停十几站,但一旦坐过了可就得走路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夜班车的缘故,这辆车开得很慢,每次到站停车的时间也很长,大概是司机偷懒没开报站器,车里静悄悄的没什么声音,车门开合的声音很小,没有人说话或玩手机。

罗辑迷迷糊糊地感觉停了七八站,想睁眼看看自己到哪了,却发现车上原来的几个乘客都已经下车了。

罗辑看了看车窗外,似乎是一个挺眼熟的站名,站台上没有人等着上车,车上除了自己没有别的乘客,也没有人示意要下车。

那么……

现在这辆公交车,敞开着车门……

是在等谁?

罗辑的睡意一下子没有了。午夜凶铃寂静岭幽灵公车末班车的传说,一旦开始往那个方向去想,这些念头就止不住地冒出来。看着还没关上的车门罗辑第一反应是立刻下车,可是现在离家还有五站地,下了车难道走回去?

现在不下的话谁知道一会还能不能下得去!

跟司机搭个话问问?

不行不行不行,万一扭回头来发现他没有脸或者没有手…

罗辑混乱了,开始不顾科学性地思考问题,这种恐怖片里发生的桥段他竟然也正儿八经去想了。

正这么胡思乱想着车门却已经关上,车子再度开始行驶了。

好不容易熬过五站几乎是扑下了车,罗辑走了几步,扭回头发现那辆车还在站台那里敞着车门,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TBC-

评论(2)
热度(43)
  1. 扶摇。好想弄哭包荣兴啊 转载了此文字

© 好想弄哭包荣兴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