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这里是朦胧
混语C主磨罗辑欢迎勾搭,段子手,脑洞清奇,思维跳跃
最近主推全职高手,包荣兴中心,小伙伴们一起来prpr我的小男神吧ヾ(o◕∀◕)ノヾ

[包罗包/叶包]针锋相对[2]

结构混乱组织松散,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点啥
整章都是罗辑的心路历程啊……不如说简直是我自己的心路历程啊!lo主对包荣兴单箭头粗粗的啊!
叶不修吃瘪大概没那么容易看到,虐罗辑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2.
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可罗辑的逻辑性思维并没有因为喜欢这种情绪化的东西而变得乱七八糟。他天生就喜欢琢磨分析,总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理个通透。在他脑子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可以看作证明题,因为什么,所以什么,一行一行的清晰明了。
叶修曾经觉得这样的罗辑有着强大的自信,这自信超越了他的能力范围到了自负的程度,但只要和罗辑熟络起来就知道,他实在不是这么一个目中无人的人。
他只是站在他目光所能及的层面,运用自己所能得到的有限资料去计算去分析,认为用这样严密的逻辑推导出的一定是真理。要单看罗辑的推理过程那确实是严丝合缝毫无漏洞,但一旦出现了超出他所收集的那些数据范围的存在,这道证明题就从第一行开始失效了。
如果是一条定理那就有适用范围,如果是一段函数那就有定义域,超出了这个区间都将成为谬论或失去意义。
这样的事情在数学上也是有说法的,叫局部成立。
罗辑曾经自信满满地做出了攻略,却被一个意料之外的千机伞砸得眼冒金星,从此就加倍深刻地记住了这四个字。
罗辑跳出了自己一直死抠的那个局部的范畴,他站在更高的地方把自己看得更清晰更明白了,然后他把自己也变成了一道证明题。怎么喜欢上的,怎么陷进去的,怎么一步一步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从一开始罗辑就知道得特别清楚。
他是从小到大的优秀学生,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成绩一路拔尖,从一年级背着书包走进校门起就知道自己以后要读一流大学考研考博当院士。罗辑从没想过除了这条路自己还有什么别的出路,他几乎一直走得心无旁骛从没向两边看过,直到接触荣耀。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罗辑这不是第一次对课本之外的事物感兴趣。小学有段时间班上流行折纸,一本折纸大全在同学之间传来传去,桌子里塞满用作业本纸叠的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小罗辑本不屑跟他们同流合污,可同桌女生那些歪七扭八折不整齐全是折痕的手工艺品让他有点不高兴。
于是放学的时候他借了那本书回家,对照着五十多个图样一个一个地研究,然后开始认认真真地叠。
每张纸都用尺子比着裁成漂漂亮亮的正方形,翻折时连纸的厚度也考虑在内所以不会出现难看的棱边,有些步骤只是用于过渡罗辑干脆直接跳过,最后的完成品表面干干净净没有一条多余的压痕。至于不符合这些标准的失败品,都被小罗辑揉成纸团塞进了垃圾桶。
第二天罗辑起床的时候还是睡眼惺忪,他找了个塑料饭盒把自己熬夜折出来的五六个完美作品装进去,带到学校得意洋洋地给同学们围观。小同学们惊艳羡慕的目光让他很是满足,连着几天这么干之后罗辑第一次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
老师说,没想到罗辑还会不写作业,撕作业本折纸,上课打瞌睡?
老师说,这次小测验你是怎么考的,94分别人拿可能高兴,可你是罗辑呀,能拿100分为什么不拿?
老师说,你是老师最喜欢的孩子,你要是走岔路,老师和爸爸妈妈多失望啊?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
自尊心强的小罗辑觉得好丢脸,他觉得被老师批评是天底下最严重的事儿,导致他这一整天都羞愧万分抬不起头。
他把那本书还了回去,从此再也没有关心过折纸的事儿,即使是最后没折完的那几页让他抓心挠肝地惦记了好久。
这可以说是罗辑二十年人生中第一次走岔路。第二次是荣耀,第三次是包荣兴。
一开始他是为荣耀背后那庞大的核心数据着迷,可算着算着就认真起来了。怎么练级,怎么刷经验,怎么下副本,他做了一个又一个精致的攻略,可非但没有再次收获到惊艳目光反倒招来一片骂,罗辑非常不适应。
从小到大都沐浴在天才光环之下的他,泡在别人的赞扬和认可中长大,自己对自己的认知反倒极其脆弱。他并非盲目狂妄,失去了这层认可他陷入极度恐慌,只要有那么丁点可能性他就会依旧执拗地坚持自己的判断,因为他觉得如果连自己都承认自己是错的,那么瞬间就会从高高的塔顶摔下,狠狠砸在地上。
可无论有多么不愿意承认,遇到叶修大神后他还是摔下来了。
从被仰视的姿态转为仰视别人,罗辑很难受。在打荣耀这件事上连包荣兴他都得仰视着,更难受。
可包荣兴就能心安理得地仰视叶修。比人强他高兴,比人差他好像也不在意,罗辑第一次看见像包荣兴这样活得那么自由洒脱的人。他好像从没想过生活的目标是什么,前边的路怎么走,想做什么就干干脆脆地做了,下一步到下一步的时候再考虑。罗辑突然发现自己以前十几二十年活得那么累走得那么拘束,而且注定接下来的几十年也都要这么辛苦地走下去。那种天马行空的活法他实际上是向往的,但却永远无法做到,所以他格外羡慕包荣兴。
表面上大家都觉得罗辑很烦包荣兴,可只有罗辑自己知道,那人就像块磁石一样吸引他。
聪明透彻如罗辑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吸引的程度已经冲破了禁忌,可爱情的力量不在于干扰人的判断力,而是明知理性做出的才是正确的决断,但却推着人身不由己。
罗辑清晰地感受着自己迈出每一步的挣扎犹豫,但却扎扎实实地在这条岔路上越走越远。独自品尝着茫然无措和踌躇惊惶,但是心被填得满满的,又是前所未有的踏实满足。
他和叶修虽然差距明显,但是罗辑也同样清楚,在包荣兴看来,一个老大一个小弟都是他兄弟圈子里的人,在没挑破那层关系之前,谁也没比谁更特殊。
“小弟!”罗辑脑袋上被重重敲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两下揉搓。
那人一边揉着还一边咕哝,“不行不能敲坏了,国宝脑袋。”
“什么事啊?”罗辑摇了摇脑袋,甩开那只手和乱七八糟的思绪,转过身子抬头看包荣兴。
“饿了。走,带你去吃宵夜。”
“我又不饿……”
“你懂什么,小弟就得跟着大哥,不然叫什么小弟?”包荣兴已经把他从椅子上拽起来揪到门口了。
“哦。”罗辑低着头掩饰开心,他慢吞吞穿外套,把围巾拿起来仔仔细细地对折,包荣兴却等不耐烦了,扯过他手上围巾就给他缠得严严实实。“行了!走吧!”
这个动作让罗辑有点想笑出声,他扯了扯脖子上缠得乱七八糟连鼻子都挡上的围巾,带着一丝愧疚不安和沾沾自喜,下意识看向叶修。
叶修果然也在看着这边,注意到罗辑的视线只是笑了笑,大度地朝他摆了摆夹着烟的手。
算你赢一步。罗辑读出了这个手势的意思,却有点笑不出来了。
这是在卖破绽?自信以血换血也能赢?还是仅仅只是心理战?
管它呢。罗辑出门,看着走在身旁的包荣兴,围巾后的嘴角再次上扬。包荣兴看看他笑得弯弯的眉眼,疑惑道,“高兴什么呢?”
“没什么,走吧走吧。”
-TBC-
评论(6)
热度(30)

© 好想弄哭包荣兴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