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这里是朦胧
混语C主磨罗辑欢迎勾搭,段子手,脑洞清奇,思维跳跃
最近主推全职高手,包荣兴中心,小伙伴们一起来prpr我的小男神吧ヾ(o◕∀◕)ノヾ

[包罗]七年之痒

有私设,退役后同居设定

之前在空间发过,大概连短篇都不算只是一个段子

我只是想写一个男友力MAX的包子给自己舔舔


↓↓↓↓↓↓↓↓↓↓↓↓↓↓↓↓↓↓↓↓↓↓


罗辑从研究院回到家,把自己整个抛在卧室大床上。


眼镜甩到一边,脸朝下鼻子蹭着床单,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连续伏案工作十数小时,喉咙发炎哑着声音讲课,没有正常的作息时间,天天忙碌到深夜。有几次累得车都开不了还要拜托助手把自己送回家,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甚至会在车上睡着。


累啊……脖颈和腰椎处的骨头像是被寸寸碾过,咽喉肿痛火烧火燎,罗辑在心里发出哀嚎。


然后这哀嚎马上就具现化了。


“小弟小弟!你回来啦——”“啊——”


门被打开咚地一声响,人形包子×1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来扑到背上,脊椎被足以导致半身不遂的力度狠狠一撞,罗辑立刻发出惨叫。


“抱歉啊小弟,没控制住。”


罗辑不想说话。实在没心情与他争执什么,也没那个力气。这么多年试图和这个人讲道理什么时候成功过?罗辑只觉得身心疲惫,盼着他抱够了赶快起来,他大爷的疼死了。


身上的重量迅速移开,然后颈椎和肩膀被轻轻揉按,力度适中。


“嗯……往下点。”罗辑眉头松了松,舒服地哼出声。


“这?”肩上的手指顺着脊椎抚下来到腰部,掌心按摩酸痛的腰椎。“小弟,今天想吃什么?汤面还是皮蛋瘦肉粥?葱花烙饼还是灌汤包?我去给你热。”


“……随便。”罗辑实在是懒得动脑,反正也是食不知味随便扒拉几口,偏偏这人每次都抛出一大堆选项,还好自己不是天秤座。罗辑没有意识到这种从星座出发的考量是包子的习惯才对。


“怎么能随便呢!想吃什么说什么啊,不用跟我客气。”


“……粥,饼。”罗辑嘴都懒得张,选了能用两个字说完的。


“好嘞!”


背上温热的触感消失,那人哼着小曲钻进厨房,罗辑再次觉得浑身酸痛起来。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


……都几十年前的歌了,也不嫌腻。


罗辑翻了个身,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他和包荣兴是同年从职业联盟退役的。包子当年加入战队时在职业选手之中就已不算年轻,巅峰期过后手速和状态都有一定下滑。那年季后赛兴欣战队输给呼啸,甚至未进四强,一个赛季打完后包子就宣布了退役。罗辑虽然还可以再打两年,但彼时他正攻读博士学位,对战队的贡献也更多地停留在技术层面,实在是无法分神去打比赛了。


而且,他不想留在没有包荣兴的兴欣战队。


昧光和包子入侵的账号卡都留在了战队,虽然后来也弄到了新区账号卡,但罗辑根本没什么时间去练级。研究院的工作并不尽如人意,成绩出色,受人排挤,被安排最冷清的课题,手下几个研究生博士生也不给导师争气。有段时间罗辑被前任男助手热烈追求,没敢告诉包子也没敢声张,只是写申请调换助手,可上面一方面点头答应,一方面却拖了很久再没回复。


这就是研究院所谓的重视人才?罗辑苦笑。


后来包荣兴不知道从哪知道了这件事,拎着板砖钢管麻袋,把那个男助手堵在巷子里就结结实实揍了一顿。第二天,罗辑的助手就换了。


罗辑气得不行,跟包荣兴吵了一架。


但包荣兴却说,“下次看谁还敢欺负我小弟,我见一个揍一个。”


后来罗辑就没再跟他说过工作的事情了。


那些高深的东西他听不懂,人际关系上的事情他脑筋直。


罗辑不知道该怎么跟包荣兴解释清楚,有时候人只是需要倾诉一下而已。


饭菜的香味从门缝里飘来,罗辑饥肠辘辘却不想爬起来,强忍着继续盯天花板。包荣兴很快重新走进房间,半蹲半跪趴在床边,两根指头轻轻捏捏他的脸。“饭做好了,要不要出去吃?或者给你端上来?或者我喂你?”


“不用不用不用……”右手因为一直握笔写字还有些泛酸,罗辑用左手臂撑起身体,低头怔怔地看着包荣兴。“你……我们……”


我们……还好好的,对吧?


包荣兴也愣了愣。“说什么呢,小弟。”他起身坐在床边,从背后握住罗辑的手十指相扣,紧紧搂着他的腰把他抱在怀里。下巴支在罗辑肩膀上,脸颊贴着罗辑的侧脸。


“我爱你。”


虽然关于你的那么多事都不明白,但是我爱你啊。


为你选择了正经的小职员工作,为你洗手做羹汤。


为你在家里留一盏灯,为你练习了按摩的力度和方式。


读懂了你的隐忍和欲言又止,用我自己的方式来保护你。


还可以为你做更多,还想要为你做更多,只要你愿意。


七年的相依相伴,有些话是不需要说出口的。


罗辑眼眶有些热,热度一直泛滥到胸口,和包荣兴相握的手指紧了紧。


“我也爱你。”


-FIN-


评论(7)
热度(112)

© 好想弄哭包荣兴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