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这里是朦胧
混语C主磨罗辑欢迎勾搭,段子手,脑洞清奇,思维跳跃
最近主推全职高手,包荣兴中心,小伙伴们一起来prpr我的小男神吧ヾ(o◕∀◕)ノヾ

[罗包][ABO]没想好名字的为罗包而罗包的ABO[1-2]

我知道这个CP很冷

但是这不影响我用自己主皮把小男神弄♂哭的决心

其实这是一个苦逼兮兮抱不动自家受的攻和一个蛇精病二百五接收不到电波的受的故事

请跟我一起大喊小弱攻也有春天!!

隐叶魏,我还是加上tag吧


1.

去兴欣战队的第一天,罗辑就表明了自己是个Alpha。

虽然他看上去乖巧单纯还戴个眼镜,身板体格怎么看怎么偏弱,而且个子还没叶修高。但是兴欣已经有了唐柔这么漂亮的妹子是个A,以及满脸胡茬的老魏是个O的先例,所以大家都没说什么。

“欢迎欢迎啊,咱战队情况你也知道,就不跟你客气了。初期条件比较艰苦,没有工资,包吃包住包抑制剂,喜欢什么味儿的提前跟老板娘说。”叶修,Alpha,拍着罗辑的肩这么跟他说。

“啊?最后那个……就不用了吧……”罗辑虽然是A,但属于天生气势较弱的那种,在同为A的叶修正常水平信息素的干扰下不免被压过一头,说话底气也有那么一点虚。作为一根在祖国健康思想教育下茁壮成长的社会主义好苗子,罗辑觉得牵扯到性别呀易感期呀之类的问题都比较私人,实在不好意思去麻烦别人,尤其陈果也是挺漂亮一妹子。“我从学校带了……”

“小罗不用这么客气,你们训练比较要紧,我没什么事,反正每个月都要替他们带的。”陈果,Beta,笑吟吟地指了指电脑前围坐一圈正在玩荣耀的那群人。

唐柔Alpha,魏琛Omega,莫凡Alpha,安文逸还没来不过似乎在QQ群里提过是个Beta,包荣兴未知……

等等,未知?!

“别提了,这家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啥,好半天比划不清楚,只好先拿通用的那种抑制剂给他凑合着,过几天老板娘打算带他去检查一下。”因为训练室不让抽烟,魏琛叼着根没点燃的烟过干瘾,一边瞅着包子自言自语,“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个生长环境啊?”

“看他那样……像是个Beta吧?”陈果也不太确定,她对信息素的味道本就不敏感,这会看包子坐在一堆AO之间还泰然自若的样子,凭直觉做出判断。

“我看像个A,这小子拍板砖拍那么熟练一看就练过啊,还有这味儿多呛啊。”老魏抽了抽鼻尖打了个喷嚏。

“老魏我看你鼻子退化了,那是他今天早上吃了韭菜盒子。唉,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叶修也叼着没点着的烟,一手敲键盘一手把玩着打火机看似随意地瞟几眼陈果,看样子是想趁老板娘不注意就点上一根。

“也可能是Omega。”唐柔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魏琛瞅了瞅噼噼啪啪敲键盘翘着二郎腿抖着脚哼歌的包荣兴,“算了吧,老叶是O我信,包子怎么可能。”

“呦呵,行啊老魏,敢质疑哥的能力?行,我接受你的挑战,晚上等着啊。”

“行了行了你们收敛点儿,小罗听着呢!”陈果看不下去终于出言制止了两个猥琐的男人即将走向限制级的话题,顺便收走了叶修的打火机。

“……”叶修不说话了,多半是不能抽烟给憋的。

罗辑的脸红到了耳根。

2.

陈果还没来得及拖着包子去检查身体,事情就来了。

这天罗辑起得有点晚,兴欣众人大多已经吃完早餐溜达着往网吧去了。罗辑下楼的时候就看见餐桌上一片狼藉,好在豆浆还是热的。随便吃了两口收拾桌子的时候罗辑想起包子竟然到现在还没起床,毕竟来兴欣之后每天早上都被包子拍脸拍醒,就算是昨天抢BOSS闹到太晚,罗辑也觉得有些不寻常。

餐桌上隐隐约约有种甜丝丝的香味让罗辑的鼻子有点不太好受,发现味道来源不是豆浆也不是面包的时候他才觉得不太对。心中咯噔一声有了某种预感,摸上楼的时候差点没被突然浓郁的信息素味道呛一个踉跄。

罗辑整个身子都僵了,站在门口身体里面一阵燥热翻腾。冷静冷静冷静,这种时候一定要冷静,假如这种时候一个冲动上了自己的队友他不把自己撕了才怪……淡淡的薄荷味裹着满满晒过阳光的茶叶清香直直钻入鼻腔,理智!理智快给我回来!罗辑被自己下意识把手搭上门把的行为惊出一身冷汗,他没敢开门,谨慎地贴着墙根移动到陈果的房间,翻出几片备用的抑制剂干吞下去才觉得好受点。

接下来要干嘛来着?大脑比往常迟钝无法保持清醒地思考,这让罗辑觉得很烦躁,捏着药瓶愣愣地想了一分钟才想到这种时候还有一个人更需要照顾,于是他又从抽屉里翻出给Omega用的抑制剂,争分夺秒地到楼下倒了杯温水,深吸一口气走进包荣兴的房间。

虽然罗辑自认为已经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他毕竟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进入发情期的Omega,还能拿稳杯子没摔碎都算好的。

隔了一扇门,房间里的信息素味道比在走廊里感觉到的还要猛烈,夹杂着丝丝缕缕情欲和男性麝香气味,而这一切味道的发散源正侧躺在床上整个身体蜷曲着,乱成一团的被子搭在他腰间,盖住下身可以想象得出来的一片淫靡景色。披散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枕边,前额留出的过长刘海被汗液粘成一绺一绺,他努力把脸埋进枕头,喘息低沉而压抑。

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好性感

罗辑整个脸都红了,只觉得口干舌燥忘了自己该做什么,手心出了汗握着的玻璃杯直打滑,舔舔嘴唇轻轻叫了一声:“包子……”

“唔……”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这一声,床上的人身子一绷,喉咙里滚出一声闷哼,大概是射了。

罗辑方才如梦初醒般地几步走过去,把水放在床头柜上,发现手里捏着的小药瓶标签都被汗水弄模糊了。艰难辨认着上面的字体确认了一下吃法,罗辑从药瓶里倒出几片药来,把包子的脑袋扳正些,一股脑塞他嘴里。

包荣兴哼了哼,闭着眼睛开始舔他的手指。

罗辑觉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克制着把手伸进他嘴里的冲动扶着他脑袋防止药片掉出来,端起旁边的温水却没法喂。

试着托着他肩膀把他抱起来些,抱不动。

罗辑都快哭了。这一身腱子肉的,怎么就是个O呢?!

可是当下并没有多少可以纠结的时间了。听着包荣兴因被自己Alpha的味道影响而愈加粗重的呼吸,罗辑把心一横,端起杯子含了一口水低下头给他喂过去。

他是想纯纯洁洁地喂水,可包子就没这么配合了。嘴唇贴合的一刻包荣兴的舌头立刻缠了上来,罗辑心脏突地一跳,少许温水从嘴角滑出来,他赶紧调整了一下角度堵上那条缝隙。一开始还能稳住节奏缓缓地把水哺喂到对方口中,可半中间就被那条舌头搅得乱了方寸。罗辑用自己的舌尖逮住它,厮磨着,Alpha的信息素气息笼罩整个房间。

水早已经喂完了,抑制剂也在不知不觉间被咽了下去,喂水的动作变成了纯粹的亲吻。唇齿相接呼吸交替,间或发出互相吸吮的水声。

直到感觉房间内的信息素水平有所下降,罗辑才捂着嘴巴抬起头。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我这是在干嘛!

包荣兴总算是睁开了眼睛。“小弟?”他瞅了瞅坐在床边捂着嘴脸色通红的罗辑,疑惑道:“我刚才干嘛了?”

罗辑想抽死他。发情期又不是精神失常,装个鬼的失忆!

包荣兴用胳膊撑着身子想坐起来,刚动了动却哎哟了一声。他挠了挠乱七八糟的头发,“小弟你先出去呗,我等会就起来了别担心哈哈。”


评论(18)
热度(155)

© 好想弄哭包荣兴啊 | Powered by LOFTER